化妆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妆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文丁杀季历事件是什么季历是个怎么样的人

发布时间:2020-02-26 20:16:41 阅读: 来源:化妆镜厂家

“文丁杀季历”事件是什么?季历是个怎么样的人?

下面就一起来看看小编带来的周王季的故事。

商王武乙死于河渭之间后,即位的是他与妣戊的儿子文丁。文丁在《史记殷本纪》作“太丁”,但古本《竹书纪年》与殷墟卜辞都作“文丁”,此外卜辞还作“文武丁”,是第一位用双谥的君王。

武乙之死虽然疑点重重,但没有什么确凿证据,而且文丁上台伊始,还不清楚周人的实力。所以不但没有对周人问罪,反而支持周人攻打戎狄。戎狄既是商的敌人,也是周的敌人,文丁当然乐于两虎相争。古本《竹书纪年》记载,文丁二年,周王季历渡过黄河,攻打燕京之戎(今山西祁县)。但燕京戎非常强悍,周军大败。不过这没有阻止季历东进的步伐,文丁四年,季历又攻打余吾之戎(今山西长治屯留),这次周军取得胜利,攻克了余吾。

三国吴人韦昭注《国语》说,西周末年分布在成周以北的潞、洛、泉、徐、蒲等部族,都是隗姓赤狄的分支。“徐”应该就是余(徐)吾;而“潞”即潞国(今陕西长治潞城),“洛”即东山皋落氏(今山西垣曲),与廧咎如(今山西太原)及甲氏、留吁、铎辰(均在今山西长治)在春秋时期会成为华夏的心腹大患。

季历在河东的告捷,使得商周距离第一次如此之近,这让文丁感到非常不安。为了笼络季历,文丁册封其为牧师,这个“牧师”,与基督教职的“牧师”没有关系。《周礼》说“七命赐国,八命作牧,九命作伯”,国即诸侯国君,伯为诸侯之长,牧大概就是介于二者之间的区域领袖,汉末三国时期的“州牧”一职也是这样来的。季历当时的职务相当于就是西方诸侯之长。

有了商王的正式任命,季历更加对戎狄接连展开攻势。文丁七年,周王季历攻打始乎之戎,成功攻克;十一年,季历又攻打翳徒之戎,抓获了三名贵族。始乎之戎、翳徒之戎具体地点不详,大约都在今天的山西地区。周人的实力在河东迅速壮大,文丁没想到戎狄这么不经打,那自然不能再对季历养虎为患了。

不过,季历此时是殷商的牧师,文丁自然也没有借口讨伐他,而且此时文丁的处境也并不好,文丁三年的时候,洹水就曾经一天三次断流。洹水在今天殷墟的东、北方向,是商人的“母亲河”,据考古发现,殷墟西、南还有一条南北长1100米,东西长650米的大灰沟。殷墟没有城墙,只有作为护城河的洹水和灰沟。洹水断流对于迷信鬼神的商人来说,震撼非常大。根据汉人京房的解释,水断流代表着君臣不和。如此看来,商王国内部也是危机重重。

除了内部不稳外,实际上武乙、文丁也一直存在对外战争。根据卜辞反映,武丁时期,商朝北边就存在一个叫“方”的敌国;一般来说,外国都被称为“某方”,但这个敌国就一个“方”字,非常独特。祖庚、祖甲时期,这个“方”开始侵扰商国;廪辛、康丁时期,“方”进一步壮大,经常侵扰商国。商王对“方”非常头疼,但此时的主要敌人是西边的“羌方”,所以没有大规模追击“方”。

等到廪辛、康丁对羌方连战连胜,武乙、文丁又扶植了周人羁縻西方,这时才能腾出手对付“方”。武乙、文丁主动进攻“方”,取得大胜,终于将“方”的嚣张气焰压制下去。不过“方”仍没有彻底消灭,直到最后帝乙、帝辛时期仍然在骚扰商国。

除了“方”之外,武乙、文丁时期另一个大敌是“召方”。召方,在甲骨文也作“刀方”,在商国西边。召方曾经联合絴方一起进攻过商国,武乙、文丁时期都大规模进攻过召方,之后来自西方的威胁基本被解除。周初重臣召公奭可能就是召方的族长,大概召方被文丁击败后,不得已投靠邻近的周人。这也体现出武乙并非什么倒行逆施的神经病,相反,武乙还颇有能力,正因如此才遭到周人的算计。

随着西方的“召方”与北方的“方”基本被平定,西北边最强大的就只有一个周国了。商周矛盾一触即发。

文丁一直怀疑父亲之死有猫腻,于是他也有样学样,邀请季历前来商都。如果季历不来,不正有借口讨伐他吗?季历明知山有虎,但权衡利弊,还是愿意前往。果不其然,季历一到商都,就遭到文丁的囚禁。正如季历忌惮武乙一样,文丁也害怕放虎归山,于是就找个借口将季历杀了。

“文丁杀季历”一事,见于古本《竹书纪年》。《史记殷本纪》《周本纪》均未记载,但从当时商周形势来看,此事可信度还是极高的。《吕氏春秋首时》:“王季历困而死,文王苦之。”东汉人高诱认为这段话说的是季历“勤劳国事,以至薨没,故文王哀思苦痛也”,这是因为他没有看到过《竹书纪年》。《史记龟策列传》则说商纣“杀周太子历,囚文王昌”,这里的“太子”明显是“季”字的讹误,那么商纣也应该是文丁之误。

可以发现,季历是个非常有作为的君主。太王亶父时才在岐山周原站稳脚跟,而季历就已经开疆拓土到达河东地区。从这点来看,太王选他作为继承人,而将长子太伯、次子仲雍外放,是非常明智的选择。史书说太王看中季历的儿子昌是圣君,这明显是事后诸葛式对文王的美化。不管《诗经》还是《史记》重点歌颂的都是太王、文王,而夹在其中的王季多少受到了冷遇。但周灭商并非一朝一夕之功,所以季历的历史地位应该充分肯定。

但“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武乙无端驾崩,季历迅速崛起,终于触发了商王文丁的杀心。于是文丁先下手为强,将季历从这个世界上肉体消灭。季历去世之后,子昌即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周文王。周文王又该如何面对商王朝呢?

工业工程

特种油气藏

考试

经济技术协作信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