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妆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妆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带着土地进城不以土地换户籍的城镇化新尝试

发布时间:2020-10-17 02:12:06 阅读: 来源:化妆镜厂家

带着土地进城 不以土地换户籍的城镇化新尝试

重庆市自去年8月启动了庞大的户籍制度改革,计划在未来10年实现1000万农民从农村户籍转变为城镇户籍,实现农民变市民。一年多以来,改革稳步推进,已有260万农民工自愿转户进城。  然而,即使在自愿的基础上,改革最初也并不顺畅。尽管重庆大量的改革前调查表明,农民变市民不宜和放弃土地挂钩,但为符合现行法律规定,重庆也曾做出“土地三年过渡期”的规定,即“转户农民最多3年内继续保留承包地、宅基地及农房的使用权和收益权”。这一规定使大量农民仍然有疑虑,转户积极性并不高。  去年9月初,作为全国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实验区的重庆及时调整政策,规定“转户农民在土地处置上可以选择继续保留、按规定流转或退出土地。国家对农民各种补贴和优惠政策予以保留,标准不降。”  农民转户不与土地挂钩,不强制农民退地,转户积极性得到明显的激活和释放,日均转户人数猛增至6000余人。这成为重庆户改平稳推进的关键,也为中国的城镇化提供了有益尝试。  在中国近年波澜壮阔的城镇化进程中,按照现行的制度设计,农民通常需要退出土地才能获取市民身份、市民待遇。但近年来随着农村土地附着权益的增加和农民将土地作为保障的需要,很多农民不愿意放弃农村土地,甚至出现激烈的“土地维权”。  重庆市统筹城乡改革办公室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农民已经开始由“一窝蜂进城”变为“有选择进城”,选择的重心在于是否保留农村户籍福利的核心土地权益。  去年年初,一项针对350名重庆农民工的抽样调查发现,愿意退出承包地、宅基地及住房进城的只有三成左右。重庆开县2009年对有转户意愿的2万多户农民入户调查显示,要求保留土地的占到66%。  开县是重庆市农村人口最多的县,其“农民转户进城心态分析”表明,农民转户进城有“三怕”:一怕失去房屋出租、集体经济分红收益等附着在土地上的利益;二怕进城后就业生计无保障甚至成为城市贫民;三怕离乡离土断了“根”。  开县县委常委赵远坤介绍,他在1992年至1993年任汉丰镇党委书记时,当地农民热衷于购买城镇户口,镇上3000元一个的非农户口在一年时间里就卖出了一万多个,但是现在“三怕”决定了大量农民不愿意放弃土地来换取城市身份。  土地问题专家、西南政法大学副校长刘俊认为,在以前城镇化进程中,农民转户是以失去农村土地为前提的,农民交出自己的合法财产权益后,才能换得市民身份和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与社会保障,这不合情理,也引发了一系列社会经济问题。  农民愿不愿放弃土地转户进城,实践最有发言权。截至今年7月重庆全市转户达200万人时的一项统计表明,仅退出60亩宅基地,且多为废弃之地。  如今,“带着土地进城”的农民能从土地上获得收益,土地成了转户进城农民摈弃“三怕”之忧的法宝。  据重庆市统筹城乡办公室统计,当地农村居民的21项户籍福利政策中,最具“含金量”的9项均与有没有土地直接相关,包括种粮直补、农资综合补贴、政策性农业保险等9项。  铜梁县鸿雁村农民刘秦义算了一笔账。“我家有4.5亩耕地、退耕还林地3亩多,种粮直补每亩每年90多元,退耕还林补贴每亩245元,家里光是每年获得政府补贴就有1100多元。”刘秦义说,“我家土地都流转出去了,每年租金有3000多元,我怎么舍得放弃这好几千元的收入。”  在石柱县悦崃镇茶山、南垭村,接受访问的30多为农民都认可能“带着土地进城”。茶山村村民冉其锋从2004年其在石柱县城打工,还买了一套80多平米的商品房。在今年3月,冉其锋和带着妻子和两个儿子全部转为城镇户口。冉其锋说,虽然进了城,他在农村的土地租金和补贴每年还有2500多元。他和妻子转户后都参加了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孩子也在县城中学上学,既享受了市民待遇,农村权益也没有丢。  不少专家认为,土地问题是户籍制度改革的核心,重庆200多万农民“主动进城”的实践本身就证明,不以“土地换户籍”,保留农民土地权益,符合户籍制度改革的方向,有助于维护农民的权利。  重庆市发改委副主任徐强告诉记者,今年,国务院办公厅的9号文件中明确要求“现阶段,农民工落户城镇,是否放弃宅基地和承包的耕地、林地、草地,必须完全尊重农民个人的意愿,不得强制或变相强制收回。”重庆户改方式应该是与国务院的这一精神相吻合的。  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郑洪说,重庆将户籍与土地脱钩的户改做法,为全国户籍制度改革摸索出了一条道路。但目前户籍制度改革的实践与相关法律仍存在冲突之处。作为全国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的重庆市,在选择农民进城土地处理路径时可以先试先行,但这一做法要试图向全国推广,仍需对相关法律进行调整。  刘俊认为,农民承包地、宅基地、林地的使用权,不仅已经在最近一轮土地承包时,固化给了现在拥有土地的农民,而且通过《物权法》形成了农民长期稳定的用益物权,这就意味着“农民转市民”享受城镇居民保障待遇和城镇居民应有权利,是没有附加条件的,是不与放弃农村土地权利挂钩的。农民在农村的土地使用权,早已固化成了一项独立的财产权,怎么处置,何时处置,均应由农民自己决定。

alevel辅导培训机构

英国alevel

alevel课程培训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