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妆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妆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云计算在硅谷静悄悄地日新月异

发布时间:2020-02-11 04:14:31 阅读: 来源:化妆镜厂家

云计算在硅谷不像是一场革命,而只是一种选择,在很多时候,这也是不得不做的选择;没那么轰轰烈烈,而是静悄悄地日新月异。

8月的某天傍晚,硅谷的心脏地带。加州山景城的NASA(美国航空航天局)研究园区内,大约30名有着典型“书呆子”(Nerd)气质、程序员模样的人挤进了23号楼里一间很偏僻的小屋。小屋隔壁的长桌上,摆着几张硕大的披萨、几瓶果汁和一大碗草莓,时不时有人走过来各取所需。这座不起眼的小楼正是卡内基梅隆大学硅谷分校的所在地。

屋里多是穿着T恤、牛仔裤的青年男人,彼此间并不认识,场面显得很安静,大家只是埋头摆弄他们手里的苹果笔记本,个别几个还梳着马尾辫。白色的苹果logo闪成一片。

刚过6点,身形矮小的种冀科博士(音译)走到投影幕布前,开始向观众们介绍今天这场聚会的主题:围绕GPU(图形处理器)加速和HPC(高性能计算)所展开的一切开发实践,在座的既有专家学者、一线的开发人员,也有来自GPU生产商的工程师,大家可以就该领域内所有感兴趣的话题畅所欲言。主讲人吴韧博士(音译)在惠普帕罗奥图研究院任职,在他的“GPU加速的商业智能分析”PPT中推荐了一本有关GPU的参考书,刚介绍了几句,台下一位男青年略带羞涩的举起了手:“这本书是我写的”。

这是一场典型的meetup(类似沙龙形式的兴趣小组线下聚会)。在大多数时候,带着观点、经验、疑问、困惑等多种目的而来的参与者总能有所斩获,甚至会是一段程序代码。像这样的meetup几乎每天都会在硅谷各地上演,场地灵活,主题多以高科技话题为主,几乎涵盖技术圈内的任何角落。

只要你对某个话题感兴趣,你可以很方便地在像 这样的聚会召集网站上找到组织。比如这场在卡内基梅隆大学硅谷分校的教学楼里举办的GPU聚会,其组织者和参与者就来自于该网站上的HPC & GPU Supercomputing Group of Silicon Valley——一个对高性能计算和图形处理器感兴趣的松散团体。

硅谷这种Geek和Nerd扎堆的地方,技术谈资是一种奇妙的硬通货,品类繁多的各场meetup在很大程度上承载了这些“科技控”们的社交需求,聚会现场经常会出现一些高科技公司的CTO、总裁乃至创始人扎堆亮相的情景,大家既善于倾听,又乐于分享,许多创新的灵感就在这样的氛围中酝酿发酵。早年间,在Google还未如日中天之前,其创始人Larry Page就曾经非常热衷于混迹在各类meetup之间。

经年累积,meetup网站上依照技术话题所分隔而成的各类Group的规模和活跃程度,也在客观上成为了某种技术的流行指数。目前在湾区规模最大也最活跃的一个Group,是始建于2007年9月11日的硅谷云计算小组——Silicon Valley Cloud Computing Group,该团体4年来的变迁正折射出硅谷对云的态度。

看得见的云

Jack在上世纪90年代初从北京来到美国,写过代码也做过工程师,现在的身份是一家投资机构的顾问。他算不上极客也谈不上对技术有多热爱,但由于工作需要,自2009年至今亲身参与了硅谷云计算小组的历次线下聚会,几乎每场都没落下。

据Jack讲述,在前几年,这个小组的规模很小,一般每月活动一次,线上报名的、线下来到现场的,基本都不超过20人,因为人少,场地的选择就很随意,随便找个大学的会议室或是咖啡馆就完全搞得定。到了2010年春天,线上报名的人开始多了起来,而且越来越多,每次聚会的场面也越来越热闹。6~8月间的每次聚会,都吸引了近100名听众。

硅谷云计算小组的meetup热潮在2010年9月到达了沸点。由于Netflix的云计算架构师Adrian Cockcroft应邀在当月的meetup上分享该公司的云应用经验,线上的报名人数很快就突破了500人。考虑到场地限制和组织工作的难度,这场meetup最终只接受了大约300位听众的申请,组织者不得不在现场特意安排了网络直播。

确实,Netflix的光环足够有号召力。作为当今世界上最大的在线影片租赁服务提供商,Netflix自上世纪末成立以来,一直以提供传统形式的DVD影片邮寄租赁服务为主营业务,凭借新颖高效的会员制和影片推荐算法一步步稳扎稳打,其发展势头很快就盖过了该领域内的老牌霸主Blockbuster。随着带宽资源和即时点播技术的进步,Netflix非常敏锐地觉察到了流媒体的市场机遇,自2008年起,开始全面推动传统DVD租赁业务的线上改造,并为其注册会员开辟了多样化的流媒体点播渠道:Netflix的网站平台、机顶盒、手机、游戏主机等等,这种灵活性极强的在线数字化点播业务立刻为其攫取了大量拥趸。截至今年年初,Netflix的会员数已由2009年初的1000万左右迅速扩充到近2500万人。与此同时,Netflix的股票也引发了资本市场的狂热追捧,其股价从2009年初的30美元左右一路飙升,在今年7月突破了300美元。

然而,在Netflix的传奇背后,该公司颇具戏剧性的云之旅才是硅谷云计算小组此次meetup之所以人声鼎沸的引爆点。Adrian回忆说,Netflix的数据库系统在2008年8月11日发生了一次崩溃事件,直接导致公司业务全面停滞,他们紧急在Twitter的官方微博上向用户致歉,解释说事故的原因是“硬件系统的关键组件存在缺陷”。一面是公司转型的关键期,一定要保障稳定和统一的用户体验;一面又是注册会员数量和业务规模的急速扩张,现有的技术支撑系统该如何应对?

买服务器、建数据中心似乎是唯一解决方案,但时间和成本呢?Netflix需要一次性增加超过1000台服务器,可按业界通行规律计算,建造一座功能完备的数据中心需要18-24个月的时间,而且花费高昂。可以说,已经等不及的Netflix是“被迫”选择了亚马逊的公有云计算平台。对Netflix当时的处境而言,低成本、高灵活性的亚马逊公有云服务俨然就是其唯一的可行方案。

云之旅的路程上也并非全是喜悦。传统的企业级软件其实无法很顺畅的迁移到云中,最根本的一个原因在于,传统的软件开发过程中,硬件和软件是一种很紧密的耦合状态,而在云上,所有的一切都是松耦合。Netflix的解决之道是,他们把公司里最核心的12名开发人员在一间屋子里关了2天,强迫他们忘掉传统的开发思维,并且只能用云的方式来重新编写企业应用。后来的实践效果证明,他们成功了。

改变已经发生。Adrian在一年前说,Netflix已有近80%的在线视频租赁业务完全是在亚马逊的云计算平台上完成的,只有一小部分非常核心的业务资料,比如会员信息还保留在自己的数据中心里。Netflix希望,到2014年其利用云平台完成的业务比例能够达到100%,彻底变成一家云驱动的公司。

将自己的关键业务放到别人的数据中心里去运行,这可靠吗?Netflix副总裁Kevin McEntee回答说,和公司自己的数据中心相比,亚马逊由数万台服务器组成的冗余架构显然更加可靠。公司的研发团队反而能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不断地为海量用户改善体验上。

用户不会在意你的数据中心到底在哪里,而只会在意你提供的服务好不好。更重要的是,对于像Netflix这样有着鲜明“爆发力”的公司,投身云几乎是一个完美的方案,因为云的高度灵活性和可扩展性,只有依靠云的力量,Netflix才能完成爆发式增长。

(责任编辑:刘芬)

外资设立

深圳代理记账收费

代理记账咨询

深圳代理记账

深圳工作签证外国

中山工商税务代理记账

办理外国人工作签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