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妆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妆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甲醇西产东销运输安全监管亟待加码dd

发布时间:2021-01-22 08:14:13 阅读: 来源:化妆镜厂家

甲醇西产东销 运输安全监管亟待加码

甲醇运输“暗雷”

一场36人遇难的交通事故牵出危化品运输隐患;甲醇西产东销为主的产业布局之下,运输安全监管亟待加码

甲醇,这个半生不熟的化学名词因为一场特大车祸而为公众所关注。

造成36人遇难的“826”延安交通事故正是一起卧铺客车和一辆甲醇罐车追尾所酿成的惨剧。和长途客车运营安全监管一样亟待加码的还有甲醇运输。

业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中国甲醇拥有“西部多产、东部多销”的产业特点,这是由上游煤炭等资源以及下游产品应用的布局所决定的。

而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两家化工公司高管均表示,拥有甲醇这类危险品运输资质的物流公司如同稀有动物,因此,化工企业“借用资质”自主运输的现象不在少数。

于是,在铁路运输分流有限的情况下,甲醇罐车成为了各地高速公路上的常客。

在加强道路运输和危化品安全监管之余,从产业升级层面排除安全隐患也是可寻之策。隆众资讯资深分析师王涛对本报记者称,西部普遍是输出原材料和初级产品,如果在当地配套深加工项目,对西部地区发展也是好事。

比如,若将甲醇制成烯烃,再制成塑料,运输中的危险系数就可以大大降低。王涛所在机构提供的数据显示,2012年7月全国甲醇总产量将近200万吨,其中西北西南地区总产量99.7万吨,如果八成需要公路运输的话,仅7月一个月总发车量就数以万计。

谁来运输

作为基础化工原料,甲醇生产企业的下游产品可以延伸到烯烃、芳烃、工程塑料项目等。甲醇作为车用替代燃料也已经在我国逐步发展,今年2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决定在山西省、上海市和陕西省开展甲醇汽车试点工作。

根据中国氮肥工业协会统计,2011年我国甲醇生产企业295家,总产能达到4654万吨,同比增长21.2%,其中新增产能867万吨;甲醇产量2627万吨,同比增长接近50%。

当年,我国甲醇表观消费量3195.8万吨,同比增长40.8%,进口量则达到573.2万吨。

这个行业并没有账面上那么“蜜月”。工信部在石油和化学工业2012年上半年经济运行分析中称,甲醇市场长期低迷,价格处于历史低位,装置开工率不高,但产能依然在扩张。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精打细算成为本能的选择。

上海一家石油化工企业的总经理彭某告诉本报记者,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煤化工产品根据危险程度不同,依次分为甲、乙、丙三个安全级别。其中甲类为最高级别,像汽油、甲醇、甲苯、液化气等燃点低、易燃易爆的原料均属于甲类危险品,而国家对于危险原料的经营和运输资质的管控非常严格,比如,安检部门每年都要对所有的油罐车进行探测“验伤”。

但他表示,很多化学品经营公司却并不同时具有运输资质,因此不得不支付高额的租赁费来进行运输。

这就催生了一种运营模式:由经营单位购买油罐车,过户到所在地区极少(比如一些一线城市一个区只有几家)危险化学品物流服务供应商名下。油罐车的维修、保养、检验、使用均是由经营单位自主进行。但后者每年要向物流公司额外支付数千元的管理费。

这样一来,一些具有危险品运营资质的物流公司实际上并没有承担运输职责,而成了一个挂名的油罐车管理单位。对于化工企业来说,运输的成本主要包含了油费、高速公路费、人工费,以及年检费、保险费、折旧费等隐性费用。

彭某告诉本报记者,从上海到山东淄博路程大约1100公里,一个往返就将花费近7000元,“空车过去,拉货回来,划不来。”

他说,如果遇到这样的情况,宁愿请物流公司运输,但也要看对方的报价。假如把上海的货拉到淄博,不能从淄博空车而返,而是要在当地等到新的订单,有货拉出来方可。有些大型物流公司的司机甚至长达几个季度都没有休息的时间,一直奔波于运输线路上。

而这增加了疲劳驾驶的隐患。

为何偏爱公路

山东一家化工企业的丁姓经理告诉本报记者,该公司经营的甲醇主要来自内蒙古和山东本地,价格分别为2300元/吨和2750元/吨。

据其介绍,甲醇运输方式主要是汽车,由供货商统一配货运输,成本为350元/吨,一个月大约运输20车,一车30多吨。

为什么用汽车不用火车?

彭某表示,尽管火车运输成本大概只是汽车的1/3,但对比下来,通过铁路运输性价比并不见得高。

首先,火车皮不是谁都能搞到的。据彭某介绍,公路运输渠道充裕,铁路运输必须由经营公司直接同始发地的铁路部门沟通。而火车皮过于紧俏,有时候为了弄到几个车皮,要和当地铁路部门“周旋好几天”,甚至需要“搞点关系才能弄到”。

而危险原料的车皮申请起来就更加困难。按铁路部门的要求,运送的液体危险品也要进行甲乙丙的分类,甲类危险液体要用不锈钢材质制成的加厚、耐压的容器罐进行运输。而且,常规的油罐车通常为30吨的规格,而铁路运输的装载量要求每个车皮至少50吨,这就对货品的量有一定的要求。

“有些原料是非常紧俏的,很多经营商是排着队去西北一些厂家购买,厂家几乎是生产出一车就卖掉一车。”彭某告诉本报记者。

据一位石化行业资深分析师对本报记者介绍,三成甲醇通过铁路运输,七成通过公路运输。

目前,化工原料及产品或副产品的运输主要经过以下流程:从原产地运输到经营户的储放地,再到分销商或者直接运送到终端客户的工厂。

“用火车能直接运输到工厂吗?最终还是要用汽车。”彭某说。

产业布局

业内研究显示,甲醇合成的原料路线经历了很大变化,20世纪50年代以前多以煤和焦炭为原料;20世纪50年代以后,以天然气为原料的甲醇生产流程被广泛应用;进入20世纪60年代以来,以重油为原料的甲醇装置有所发展。目前,欧美、中东地区国家主要采用天然气为原料生产甲醇,该工艺具备投资低、无污染的优点。由于我国一次能源结构具有“富煤贫油少气”特征,缺少廉价的天然气资源,同时随着石油资源紧缺、油价持续上涨,煤转化甲醇成了客观选择。

中国富煤地区集中在中部和西北部,传统上这些地区也是甲醇生产大区。而化工产品的终端则相对集中在中部和东部地区。另一个因素是,上游西部资源地区在化工产业链上属于前端,都需要运到中东部加工后再出售。

工信部发布的2011年我国甲醇行业经济运行分析显示,新增产能中,大型甲醇装置多是以煤为原料,分布于西部资源地。

郑州商品交易所的一份显示,2010年我国华东地区位居甲醇消费榜首,消费量占全国的44.44%,华北、华南和华中地区消费量分别占15.51%、11.58%和11.01%,西北地区作为甲醇生产重地,消费量仅占到4.33%。2010年,甲醇产量前五大省份是山东、内蒙古、河南、陕西、山西。

王涛认为,甲醇一定程度上的产销分离的现状就决定了需要大量的运输。

对于煤炭产区而言,制成甲醇销售有时利润更高。按照目前的普遍水平,生产一吨甲醇耗煤1.5吨~1.8吨,一吨甲醇的市场价在2000元左右,上周,秦皇岛5500大卡的平均煤价是626元/吨。

业内人士表示,在加强危化品安全监管的同时,在资源地完善化工产业链也是一大考量。

本报记者注意到,一些地方新批的煤化工项目相比之前已经在产业链上延伸,如果将甲醇制成烯烃,再制成塑料,运输中就不会造成危险。

拳魂觉醒手游

k彩下载appios下载

反斗联盟

相关阅读